【福建日报、新福建】2021.03.02:陆游诗作以“植物文献”首入西方视野
发布者: 宣传部 更新日期: 2021-03-02 访问次数: 96

陆游诗作以“植物文献”首入西方视野 

来源:福建日报  作者:张奇智  时间:2021.03.02  


       1898年,翟理斯《古今姓氏族谱》在上海出版,其中有陆游的介绍。

       陆游自称“六十年间万首诗”,至今留存于世者仍有9300余首。晚清时期,随着中西文化交流的日益密切,陆游开始进入西方汉学家的视野。1882年,俄国汉学家贝勒(1833年—1901年)在所著《中国植物志》第1卷第3章“中国文献一览”以中英文对照的形式,简要介绍陆游的《放翁集》《老学庵笔记》《南唐书》《天彭牡丹谱》等多种作品。

       不过,陆游此时显然并非因为其诗歌成就而受到关注。进入20世纪,陆游诗作才开始被译成英文,进而陆续传播开来。

翟理斯开启英译历程

       1898年,英国汉学家翟理斯(1845年—1935年)所著的中文书名为《古今姓氏族谱》,由伯纳德·夸里奇公司在伦敦、别发洋行在上海分别出版。翟理斯在书中介绍了2500多个中国古今名人,标注序号的就有2577人,其中就包括陆游(序号为1439)。

       关于陆游,翟理斯的介绍如下:“陆游(字务观,公元1125—1209),浙江山阴人,12岁便文采出众。他以恩荫进入官场,却被秦桧嫉恨。秦桧死后,他获得任命。1163年,宋孝宗任命他为枢密院编修官,并赐他进士出身。此后,他担任过多个地方职务,但在官场上并不是很成功。人们指责他过于颓放,于是他干脆自号‘放翁’。他是一位文笔娴熟的文学家,也是一位出色的诗人。他名垂青史,其杂著以《渭南文集》之名出版。后者至17世纪由毛晋翻印,并且增加了陆游原本不想出版的两部早期佚著。”

       在此,翟理斯称陆游卒于1209年,有别于当前学界的共识;他称毛晋翻印《渭南文集》,并增加陆游的两部早期佚著,但毛晋所刻《陆放翁全集》其实包括《渭南文集》《剑南诗稿》《放翁逸稿》《老学庵笔记》《南唐书》《家世旧闻》《斋居纪事》七种。不过,他已经注意到陆游的诗人角色。

       1907年12月,翟理斯所撰中文书名为《〈禁烟条例〉与中国的酒》刊登在《十九世纪及未来》总第630期。他在文中翻译了陆游的一首诗作,经过比对,笔者查知这首译诗的对应原诗为《对酒》,内容如下:“温如春色爽如秋,一榼灯前自献酬。百万愁魔降未得,故应用尔作戈矛。”

       根据笔者掌握的资料,这是陆游诗作的最早英译。而且,直至今日,再无他人译过这首《对酒》。可以看到,翟理斯对《对酒》原文的理解较为到位;其译诗注重押韵,第1行和第3行押尾韵[t],第2行和第4行押尾韵[d]。

       翟理斯的这篇《〈禁烟条例〉与中国的酒》还收入其中文书名为《山笔记》第1辑某期(具体待查)当中,但题名改为《鸦片与酒》。其内容虽然略有变化,但依旧载有《对酒》的英译版本。

       1923年,翟理斯所译《古文选珍》增订版上、下两卷(散文卷和诗歌卷)由别发洋行在上海出版。其中,散文卷为1884年《古文选珍》的增订版,诗歌卷则为1898年《古今诗选》的增订版。此次,翟理斯终于在《古今诗选》增订版中收录了他之前翻译的《对酒》,并且添加一条简要介绍,称陆游是“一位履历丰富的政治家,文笔娴熟的文学家。他青史留名,其诗作备受推崇。他自号‘放翁’”。

克莱默-宾继译留遗憾

       1916年,英国汉学家克莱默-宾(1872年—1945年)独立完成的译诗集《灯宴》(或译《宫灯的飨宴》《元宵节》等),由约翰·默里公司在伦敦出版,列入他与S.A.卡帕迪亚(1857年—1941年)共同主编的《东方智慧丛书》。

       克莱默-宾在《灯宴》中收录了陆游的一首诗作,并对陆游简要介绍:“陆游(公元1125年—1210年),一位杰出官员,同时也是一位诗人和历史学家。”这首译诗题为“Songs of Three Gorges”。

       经过考察比对,笔者查知,这首译诗其实对应陆游的两首《三峡歌》,只不过克莱默-宾将二者合而为一。这两首《三峡歌》内容如下:“十二巫山见九峰,船头彩翠满秋空。朝云暮雨浑虚语,一夜猿啼明月中。”“我游南宾春暮时,蜀船曾系挂猿枝。云迷江岸屈原塔,花落空山夏禹祠。”

       可以看到,两首《三峡歌》原本均为四行七言绝句,但克莱默-宾的这首译诗却变成了“四行+六行”,各行诗句长短不定,但注重押尾韵。

       必须指出,克莱默-宾对陆游原诗的理解并不透彻,这导致其译诗的表达存在错谬。比如,“十二巫山见九峰”指长江三峡谷深峡长,百转千回,所以陆游在船上只能依稀看到巫山十二峰当中的九座山峰,而无法看清全部十二座山峰。但克莱默-宾所译的意思是“从巫山十二峰我看见九峰矗立”,跟原诗并不对应。

再如,在“我游南宾春暮时”这一句中,“春暮”即暮春,指春季的末尾阶段,即农历三月。但克莱默-宾所译的意思是“当漫长的六月开始时”,跟原诗并不对应。这些错谬之处无疑降低了这首译诗的价值,令人遗憾。

韦利译诗太拘泥原作

       1918年1月,英国汉学家韦利(1888年—1966年;或译“魏理”等)在美国《诗刊》第11卷第4期发表一组译诗,题为《中国诗歌》,其中就包括陆游的《初夏》(“老翁卖卜古城隅”)。

       同年,韦利的译诗集中文书名为《古今诗赋》由康斯塔布尔公司在伦敦出版。次年,阿尔弗雷德·A.克诺夫公司也在纽约出版了该书。该书内收录4首陆游诗作,除了已经发表的《初夏》,另外3首分别是《泛舟》《牧牛儿》《泛湖至东泾》。值得一提的是,《牧牛儿》后来还收入商务印书馆于1934年出版的翟理斯与韦利译诗选集中文书名为《英译中国歌诗选》等书中。

       在上述4首译诗中,只有《初夏》的诗题采用意译之法,其余3首的诗题则采用直译之法。从译文来看,韦利基本都是采用直译之法。试对比《牧牛儿》与韦利所译诗可以看到,韦利的译诗跟原诗基本对应,甚至都有过分拘泥于原诗之嫌,如在“江风”和“山雨”的翻译上。

玕德璘担当英译主力

       在翟理斯、克莱默-宾和韦利之后,玕德璘(1883年—1971年;或译“克拉拉·M.坎德林”等)成为陆游诗作英译的主力军。

       1933年,玕德璘的译诗集《风信集:宋代诗词歌赋选译》由约翰·默里公司在伦敦出版,后多次重印。该书共计收录6首陆游诗作,并附陆游简介:“陆游(公元1125—1201),南宋最为伟大的诗人。12岁就开始写诗。在青年时代,他是一名勇敢的战士;到了晚年,他失去了全部雄心壮志,只对自然有所兴趣。”

       可以看到,虽然将陆游的逝世年份误记为公元1201年,但玕德璘对陆游评价很高,甚至将他排为南宋诗人之首。经过比对,笔者查知这6首陆游诗作分别是《渔家傲·秋思》《诉衷情》《柳梢青》《好事近:次宇文卷臣韵》《好事近》(“岁晚喜东归”)和《鹊桥仙:夜闻杜鹃》。从内容来看,前面2首涉及陆游早年的从军经历,后面4首则长于描绘自然风光。这恰与玕德璘对陆游的评价保持一致。

       1938年10月,玕德璘在美国《亚细亚杂志》第38卷第10期发表《爱国主义诗选》,内含陆游小传及其7首诗作,即《示儿》《春夜读书感怀》《秋风曲》《长歌行》(“人生不作安期生”)和《闻虏乱有感》《松骥行》《关山月》。通过这7首译诗,玕德璘初步在英语世界树立了陆游的“爱国诗人”形象。

       1946年,玕德璘的译诗集《陆游的剑——中国爱国诗人陆游诗选》由约翰·默里公司在伦敦出版,列入“东方智慧丛书”。该书卷首载有“东方智慧丛书”时任主编小克莱默-宾撰写的“编者注”、约翰·默里公司关于“东方智慧丛书”更换主编的说明、玕德璘撰写的“作者小注”与“致谢”、时任国民政府驻英国大使郭泰祺撰写的“前言”、桃乐丝·路特富德撰写的“序言”和玕德璘撰写的“导论”,实均为陆游小传,内含《忆山南》(“貂裘宝马梁州日”)《示儿》等4首陆游诗作、《唐宋诗醇》中关于陆游的评论选译、陆游《渭南集》选译、陆游《示儿》英译;卷末附有“陆游年表”。

       该书正文另收44首陆游诗作,分成“爱国”“旅行”和“自然”三个部分排列。在全部48首译诗当中,仅有8首为已经发表的旧译,即《爱国主义诗选》7首及《鹊桥仙:夜闻杜鹃》,其余40首均为新译。囿于篇幅,此处不一一列出。

       玕德璘是英国来华传教士兼汉学家甘霖(或译“甘德璘”“甘淋”等)的女儿,生于中国、长于中国,会讲汉语,但她毕竟没有接受过专门的中国语言文化教育,对陆游其人其诗的认识与理解不够深入、不够准确。这导致《陆游的剑——中国爱国诗人陆游诗选》存在不少误读和误译之处。钱锺书曾在1946年12月《书林季刊》第3期发表长篇英文书评,对其错谬与不足提出深刻批评。不过,该书毕竟是第一部正式出版的陆游诗作英译选集,而且它进一步突出了陆游的“爱国诗人”形象,故而其翻译史意义值得深入探究。

日益受到英语世界重视

       深入考察陆游诗作在英语世界的译介史实,4位英国著名汉学家对陆游诗作早期在英语世界的翻译传播做出努力——翟理斯开启了陆游诗作的英译历程,克莱默-宾、韦利和玕德璘三人继之而译,玕德璘更是成为主力军,所译陆游诗作数量最多、最成体系。在这4位英国汉学家的持续努力之下,陆游诗作日益受到西方汉学界的重视,多种译诗选集和研究论著陆续出版,为中国与英语世界的文化交流和文明互鉴作出贡献。

       1973年,华兹生所译中文书名为《放翁集:陆游诗文选》由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在纽约出版。1984年,戴维·M.戈登所译中文书名为《放翁集:陆游诗选》由北点出版社在旧金山出版。另外还有不少人选译陆游诗作,收入各种诗文集。

       翻译之余,亦有研究。1972年,何丙郁、吴天才和林必达合著的《陆游:炼金术士似的诗人》由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在堪培拉印行。1977年,杜迈可所著《陆游》由特怀恩出版社在波士顿出版,为英语世界第一部陆游研究专著。1989年,马丁·杰拉尔德·巴克斯特罗姆以论文《蜀地城堡:陆游(1125—1210)诗作中的梦想主题》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博士学位。

       随着翻译与研究者渐多,陆游作为中国古代代表性诗人的地位也在英语世界逐渐获得认可。目前,已有多种英语世界主流出版社推出的《中国文学史》《中国文学选集》或《中国诗歌选集》等书介绍陆游其人并选译其诗作。可惜的是,陆游诗作尚未进入英语世界主流出版社出版的《世界文学指南》《世界文学史》或类似书籍当中,亦即尚未在英语世界实现经典化。这无疑是一大憾事,但同时也是今后值得努力的方向。


       (作者为福建工程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)

    

       福建日报:https://fjrb.fjdaily.com/pc/con/202103/02/content_57893.html

       新福建:https://share.fjdaily.com/displayTemplate/news/newsDetail/953066.html

 

打印此页】 【顶部】 【关闭窗口